林lan

【安雷】另一种生活(上)

另一种生活里(上)
  大概走律师安和律师雷,嗯,ooc巨严重,废话不多说,下面正文O(∩_∩)O,刀预警。注意:超稚嫩文笔,有意见的话,麻烦留言喔:-O。 @歌途Aliya
  刚刚打赢了一场大官司,事务所上上下下的人强烈要求出去狂嗨一次,雷狮硬被一群人拉着,吃完饭直接冲向KTV。
“雷狮你傻呆着干嘛,无聊啊,你迷妹那么多,事务所的妹纸看见你,都恨不得给你疯狂打call,要不今天给点福利呗,唱首歌给大伙听,大家说好不好!”
大学毕业后,为了工作,雷狮的暴脾气到是被磨的好多了。“都这么要求了,不唱也不好意思,那就露一手”雷狮接过话筒,直接走向点歌台切歌。
  “哟,不愧是雷狮,一点儿都不谦虚啊哈哈哈,那就坐等了。不过提个要求,姑娘们说想让我们雷律师唱什么?”
  “The One That Got Away特好听,最近单曲循环啊”
  雷狮愣了一下,这首歌在他和安迷修交往的时候老唱给他听,安迷修因此挨了不少揍。
  “wcnm,安迷修你TM当老子是女孩子啊,给老子唱屁个歌,还有这歌的意思,你是想早点儿分是不?”
  “别别别,恶党,你不觉的这很有情调吗?”
  “哪来的情调?你觉得我能变性,然后当你的女孩儿啊!”(嗯,这首歌有两个版本,我听的版本有一句是you would be my girl)
  安迷修沉思了一会儿。“也不是不可以啊。”
  “哈???安迷修你给我站住。”
  “雷律师别发愣啊,人家姑娘都要求了,你好歹给个面子 ”
  雷狮甩了甩脑袋,清醒了一下“那我不客气了”,随即切了歌。话筒凑近嘴,清了清嗓子,随着伴奏开始唱“summer after high school when we first met。。。。。”
  “雷律师歌唱的不错嘛,和现在那些小鲜肉歌手有的一拼啊”
  “哈哈哈,嗯,歌也唱完了,我就出去一会儿”
雷狮随便找了个借口,就溜达去了厕所,洗手的时候,刚好遇到了,呃,从厕所出来的安迷修。
雷狮:.............
安迷修:...........
“哈哈哈哈哈,挺久不见了啊恶党”安迷修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雷狮对于称呼的关系愣了一下,然后回答:“嗯,挺久,3年了吧,你来这儿干嘛呢”
“事务所的人忙了好几周出来嗨呗,你呢”
“差不多,刚好打赢了一个打官司”
“啊,那挺巧的啊哈哈”几句表面上的寒暄过后,气氛再次陷入了蜜汁尴尬。
“挺久不见的了,出去谈谈吧,我也有事和你说,恶党”安迷修挠了挠后脑勺。正想着没借口脱身的雷狮,马上答应了。于是他们莫名其妙到了一家咖啡馆。
雷狮喝了口咖啡,翘着二郎腿,看着安迷修:“什么事?”
安迷修刚捣鼓完吸管,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:“嗯,我有女朋友了,两年前谈的,下个月准备结婚了,我们,我们也算是好友吧,我希望你能来吧”
雷狮有些愣神,好友吗?想不到我这个前男友还有这种待遇啊,哈哈,我和安迷修大概在我18岁生日的时候在一起的吧,一直到大学毕业才分了,现在想想也是4年多,至于为什么分了,毕竟志不同,道不合,他大学时候一个傻逼骑士,我一个搞事的海盗,现在想起来,分了很正常,嘛,如果是在大学的时候,我恐怕能拿着个锤子,直接跑去抢婚,至于安迷修也会跟着我跑吧,现在我有拿锤子勇气,安迷修,会和我跑吗,艹,老子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,我TM应该。。。。。。
  “恶党,你愣着干嘛?”
  “呵呵,我在想,居然有女人对你这种恶心帅芳心暗许,你那骑士道还没中落吧?好了,请柬给我,我,应该回去”
  “额,请柬今天没带,到时候找人带给你吧”
  “没事了?”
  “嗯。”
   “那我走了,我不奉陪到底”
  安迷修看着走远的雷狮“没变啊恶党,啊,听卡米尔说你变温柔了,吓我一跳,哈哈,马马虎虎也就这样吧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4)